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三献工作 > 器官捐献
      一个15岁少年的器官捐赠
        发布时间:2017-5-12 | 浏览:71

            5月12日早上6点40分,宣城市人民医院一间手术室的门被关上。36岁的陈克邦静静地站在门外等待捐献器官获取手术的结束,此刻,手术台上躺着的是他刚刚去世的15岁儿子陈其勇。走廊上静谧的只能听见窗外雨水淅沥声,随着雨水而下的还有陈克邦无声的泪水。
            40分钟后,手术室大门被打开。医生告诉陈克邦,手术很顺利,小勇的肝脏和双肾会分别在上海仁济医院和省立医院进行移植,将挽救三个人的生命,小勇的一对眼角膜也将使两位眼疾患者重见光明,小勇的生命将以另一种形式存在。
            下辈子还做你儿子
            窗外的雨小了些,小勇生病的点滴涌上陈克邦心头。
            2015年2月26日,家住宣州区养贤镇的陈其勇被诊断出颅咽管瘤,13岁的他刚上六年级,就开始了奔波求医之路。2016年1月2日,在北京天坛儿童医院,小勇在第二次手术之前,主治医生第一次和陈克邦聊起器官捐赠的事。此前,陈克邦从未将死亡、遗体、捐献和儿子联系起来,医生告诉陈克邦,器官捐献能让更多人获得新生。
            2016年11月,小勇的病情再次复发,肿瘤变大,双眼彻底失明。此时,陈克邦家早已债台高筑,为了筹措医疗费在亲戚的帮助下,陈克邦为儿子开通了轻松筹,向陌生的网络世界求助。但让他意想不到的是,一周的时间里,有1060人通过网络为他们捐款近十万元,大多数捐款者都未曾谋面,小勇得以进入广东南方医院住院治疗。
            在医院里,随着小勇病情的一步步恶化,陈克邦意识到要跟小勇说一些事情,听小勇的真实想法,他开始告诉小勇什么是器官捐献,为什么要这样做。有天,陈克邦背着小勇去检查,路上他问小勇:“如果手术不行了,怎么办?”“都听爸爸的!”小勇干脆地回答,随后又轻声地说了句:“爸爸,下辈子我还做你儿子!” 尽管没有明说,但父子俩都知道对方说的是捐赠的事。
            5月2日,第三次手术。小勇颅内动脉破裂,右侧脑梗死,仅能靠机器维持生命体征,医生告诉陈克邦,治疗无望。5月10日,陈克邦叫了辆救护车,千里迢迢带着小勇回到宣城,并联系上宣城市红十字会,决定为小勇进行捐赠手术。
            记忆中的小勇
            在医院里无声哭泣的还有另一个人,小勇的母亲罗小芳。对于器官捐赠,她尽管万分不舍,但又很支持。因为早在2013年她自己在做第四次手术前,就曾在手机上写下遗嘱,表示假如手术不成功,希望丈夫能将她有用的器官捐赠出去。可能是受母亲的影响,小勇生前对于器官捐赠格外认可。并且,在他们看来,器官捐赠也是对曾经帮助过他们的陌生人的一种回报,小勇生前就曾说过,人要懂得感恩。
            未曾谋面的小勇是个什么样的孩子呢?陈克邦给记者看了张照片,照片上小勇身穿病号服,头上有条长长伤疤,但比伤疤更明显的是他脸上乐观的笑容。乐观的小勇还是个善良的孩子,住院期间,小勇常常安慰那些被病痛折磨哭泣的小朋友,但他自己却一直默默忍受病痛,尽管会呕吐、晕眩,但他时常笑着跟父母说没事。
            认识小勇的人都说他是个孝顺的孩子,罗小芳至今仍清楚地记得,2012年,她过生日那天,刚满10岁的小勇给她做了碗荷包蛋面,她一闭上眼仿佛还能看见小勇站在病床前对她说那句:“妈妈生日快乐!”
            临近中午,天放晴了。“器官捐赠之后,我觉得他还活着!”陈克邦深深地吐了口气,告诉记者说小勇那么善良,要是知道自己帮助了这么多人,一定会很骄傲。
            后记:陈其勇捐献人体器官是宣城市今年以来的第3例,前2例分别在3月11日、4月3日成功捐献。


        (宣城日报记者  瞿佳龙)

     
    • 品牌项目
    • 更多>> 
    • 热点排行
    •